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肌肉男光着膀子被刀刺

第二卷 回想 恩斯特•埃迪拜多

厄里斯的圣杯 常磐くじら 3617 2022-01-08 00:06

巧合的是,两人在同一天出生。

两人从小时候便十分相似,在众人皆说瞳孔颜色像是双胞胎一样的环境中长大。这当然是表面话,不论是容貌、才能,或是吸引人的魅力──一切都是他较为优秀。应该是天神将胎儿寄宿的灵魂搞错了,每当恩斯特带著自虐的态度如此嘟哝时,他便会带著微笑回答「真是拿你没办法」。

「──的确连我都对自己这么优秀感到吃惊。」

连同性都会看得陶醉的美貌,搭配与恩斯特同样泛红的紫色双眸。

「不过连我都想臣服于你,你要更有自信一点。恩尔,你才适合王位。」

「……你在说什么啊。」

恩斯特对此更加皱起眉头并板著脸,那当然是为了掩饰害臊,眼前的少年像是理解一切般挑起嘴角。

宛如拉著笨拙弟弟的兄长般,他总是走在恩斯特必经之路的前头。

艾德法斯•卡斯提奥。

在很久以前曾经将他称为德菲。

「听说维罗妮卡私奔了。」

刚产下第一胎的公爵夫人与情夫远走高飞。

这个令人难以相信的消息,当天便传进了恩斯特耳中。

隔天,由于对刚出生的马西米连诺感到不舍,见到他一如往常的模样来到城堡,恩斯特不禁以类似责备的语调如此说道。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艾德法斯却彷佛认为是小事般回看著他,让原先激动的恩斯特顿时浑身无力。

「……为什么放任她这么做?」

他不可能没发现维罗妮卡的计画。当恩斯特询问真正意图时,艾德法斯只是一派轻松地耸了耸肩。

「我们之间只有繁衍后代的义务。既然她已经完成那个义务,离开没有什么问题。」

恩斯特抱著头认为这当然很有问题。不只是被母亲拋弃的马西米连诺,对卡斯提奥家毫无疑问也是丑闻。虽然嘴上一副若无其事,不过艾德法斯自己肯定也很清楚。

「乔恩是个好人,维罗妮卡肯定会很幸福。」

面对彷佛表达「这样就无所谓」的这番话,恩斯特闷不吭声。这个男人总是洒脱到难以捉摸,但绝对并非没心没肺。原本维罗妮卡就不是个能够担任公爵夫人的坚强女孩,所以──这或许是艾德法斯特有的体贴做法。但别说是维罗妮卡本人,几乎所有人应该都无法察觉这种兜圈子表达体贴的方式。

当恩斯特五味杂陈地皱著眉头,突然传来一道噗哧笑声。

「……怎么了?」

「没什么,只觉得你还是很好懂。」

「不好意思喔,我从以前就不会耍心机。」

「这是在称赞你,真不愧是恩尔。」

「哪里有称赞我……!」

恩斯特忍不住回嘴,眼前这名异常俊美的男子便微微一笑。

「你看,你这样不是就让我放松心情了?这不是能随便做到的。」

虽然他带著满面笑容表示「你可以对这件事感到骄傲」,恩斯特却是更加不悦地皱起眉头。

接著经过数年后,教会正式承认两人离婚,恩斯特再度将艾德法斯叫到王城。

「──再婚?」

目前在社交界仍有许多女性彷佛蚂蚁寻求花蜜般列队追求的美男子如此说道,一脸不解地歪著头如此回问。恩斯特 一脸镇重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呃……没错,马克斯也需要母亲吧?」

「有库洛德就不太需要担心,他比一般母亲还更有母性。」

库洛德是从前任家主便守护卡斯提奥家至今的老管家,据说艾德法斯也曾经接受他的教导。

恩斯特顿时语塞,不过很快便「咳哼」地清了清喉咙。

「……比起硬梆梆的老男人身体,小孩子会寻求更为温暖柔软的女性身体吧。」

连恩斯特都觉得拗得很硬,不出意料艾德法斯仍然微微一笑,那是连男性都会不禁陶醉其中的灿烂笑容。

「我知道这是表面话了。那你实际上是怎么想的?」

「……什么意思?」

「恩尔,你以为能对我隐瞒事情吗?」

「……我没有隐瞒什么事。」

「先给你一个忠告,你耍心机的技术在这十年完全没有任何长进。」

恩斯特忍不住仰头望著天花板,然后举起双手摆出投降姿势。

「索第达共和国过来恳求我,说希望能收留柯内丽雅•法利斯的嫡女。」

──看来帝国最后皇女流亡到索第达共和国的传闻所言不假。

后来那个国家静静地守护著旧皇家的血脉,但从数年前法利斯再度开始进行干涉。由于从以前就是个拘泥于血统的国家,应该是想再度将旧皇族血脉引进日渐衰退的王家。

据说共和国想阻止这种事发生。原本恩斯特无法理解其中原因,但问题似乎出在柯内丽雅•法利斯的婚姻对象上。自从流亡数年后,她与当时元首的外甥结婚,要是带有此种血脉的人回到法利斯王家,在共和国内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意思是他们也想避免不必要的混乱。

相对地,对方提出的条件还不算太差。但对于埃迪拜多而言,不能将这种麻烦的血脉随便给予二流贵族。

这种时候只有一个人能让恩斯特打从心底信任。

「……没办法,除了你以外没有其他合适人选。」

恩斯特尴尬地如此说完后,艾德法斯一如往常地浮现出彷佛表达「真是拿你没办法」的苦笑。

又过了数个月后,见到远渡重洋来访的新娘,让恩斯特瞪大双眼。

撷取黑夜般的艳丽黑发、与埃迪拜多和法利斯不同的紫水晶眼眸,以及看似弱不禁风的娇柔美貌。

「是个美女嘛。」

但艾德法斯的反应极为冷淡。他只朝对方瞥了一眼,看似毫无感慨地将视线转了回来。

「是小孩啊。」

接著,只说出这句话。

恩斯特忍不住用手扶著额头。她确实还很年轻,大概只有十岁左右。

「……没有其他感想吗?接下来可是要成为你的夫人喔。」

「是形式上吧。我的责任不是饲养那个小孩吗?」

「呃……饲养……又不是小狗小猫……」

「都是类似的事。总之我会好好完成,这是我擅长的领域。」

艾德法斯如此说道并耸了耸肩后,便牵著美丽新娘的手离开。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艾德法斯•卡斯提奥从领地久违地回到王都,脸上贴著大绷带,原本的俊美脸孔堪称破相。当恩斯特忍不住这么一问,只见对方略显惆怅地只回了一句。

「猫。」

「你的宅邸哪有什么猫──」

说到这里时,恩斯特突然回想起来,于是咧起嘴角描绘出笑容。

「喔,猫。」

「……没错。」

「黑猫?」

「…………我保持缄默。」

那只猫应该是拥有紫水晶眼眸吧。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不过要是这时候随便追究,说不定会让他更闹别扭,于是恩斯特决定彻底当个旁观者。

接著时光流逝,不知何时渡海而来的新娘──艾莉诺怀了身孕。

恩斯特朝即将增添子女的男人投以温和目光,对方一发现便十分不悦地皱起表情,然后低声呢喃道「这是不可抗力的意外」。

恩斯特没有任何回应,但自己不会耍心机的表情似乎是事实更胜于雄辩。

「就说是不可抗力的意外了……!」

难得见到那个平时难以捉摸的男人如此拼命解释,让恩斯特久违地发出笑声。

「话说回来,莎拉好像也顺利生下第二胎了,又是男孩子。」

恩斯特一边擦著眼角浮现的泪水,一边说出这位双方都认识的儿时玩伴名字,艾德法斯随即收起先前的不悦神情并绽放笑容。

「男孩子啊……欧文比较像莎拉,希望这次能比较像路。」

对这个如同料想般的反应,恩斯特露出苦笑。

「你真的很中意路韦恩。」

艾德法斯从以前便相当疼爱路──路韦恩•黎希留。顺带一提,由于是单方面的深交且平日打扰得太过频繁,当事人似乎感到十分厌倦。

这个男人果然很不会表达爱情。

「他不是很可爱吗?」

「那个一板一眼的男人到底有哪点可爱?」

「想法很跳跃。」

「喔……」

路韦恩确实时常出现超乎想像的言行举止,但那种壮硕的体态实在很难说是可爱──当恩斯特歪著头如此思考时,艾德法斯突然喃喃说道:

「『西蒙•阿斯达』年事已高,那个孩子接下来应该会继承阿斯达家吧。」

阿斯达,这个名号的幕后内情让恩斯特不禁皱起眉头。

「真是没意义的风俗。」

恩斯特唾弃地如此说道,便被开导般的语调提醒。

「不过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