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欧美的黄片www.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上的星星在眨眼

如果李君缘不说要离开,她的确能沉着性子慢慢去了解融入他的生活。

但收到李君缘要离开的消息,她终于坐不住了,火急火燎的赶来确认。

别看李君缘最近一直呆在江城,几乎天天和她见面。她从成雅那里得知,李君缘大部分时间在外地,行踪飘忽不定,基本处于失联的状态。

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难得遇见一个相处起来还算愉快的男生,柳稚颜倒是想多和他接触接触,就算做朋友也挺好的,如果能认个弟弟就最好了。

一个人孤独久了,总想在其他人身上找到归属感。

柳稚颜发现,自己久违的对一个男生产生了贪恋,倒不是注重外貌和馋他的腹肌,而是贪恋与李君缘相处过程中无拘无束的感觉。

“今天中午特搞笑,一个老男人约我吃饭,各种吹嘘。我偷偷通知了他老婆,等他老婆杀到餐厅时,上演了一出好戏。你不知道,他老婆练过武,当着餐厅那么多客人的面,将他按在地上狠狠地揍了一番,尿都打出来了。”

“你恶趣味真重,直接拒绝不就好了。”

“必须给他长点记性,不然还有其他小姑娘会上当受骗。如果在古代,我肯定是行侠仗义的侠女,专门惩治各种恶霸。”

李君缘不置可否。

社会如此复杂,没准就有人乐意上当,谁是猎人谁是猎物难以分辨。多养几条鱼,在某些人眼中还是吹嘘的资本呢。

“说话,你天天来健身,没勾搭上小姑娘?”

“没兴趣。”

又不是乌烟瘴气的娱乐场所,来健身的多是普通人,就算有女生给他暗示,他也权当没看见。

另一方面,有她这个大灯泡在,能让许多女生望而却步。

“我注意到有几个教练看你眼神不对,不是想敲你闷棍就是想睡你。女教练睡你倒是无所谓,但对上那几个男教练,你大腿还没人家胳膊粗,毫无反抗的能力,小心屁股开花。不过,你要是有兴趣,我去帮你牵线搭桥。放心,我绝不跟成雅说你喜欢男教练。”柳稚颜轻笑道。

李君缘见她越说越离谱,忍不住摆手:“你真是闲得没事做,要不出去,要不自己找个机器锻炼。年纪一大把了,还学人家小姑娘撩帅哥。”

“呵,少往自己脸上贴近,”柳稚颜眯起眼睛,两人之间的年纪差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这是她不愿提起的,“这里又不是只有你,刚才路过的小哥哥身材比你好,长相比你还帅。我去找人家聊天了,看见你就烦。”

说是这样说,但她没有起身的想法。

看着李君缘的侧脸,又说:“你家人没催你结婚?”

“各种催,但我还不想结婚。”

“年轻就是好啊,”柳稚颜的语气有些惆怅,“像我同学,很多已经结婚有小孩了。有时候我也在想,要是有个孩子就好了,至少以后的生活有了寄托。”

“这种事别对我说。再说,以你的条件,找个顺眼的结婚不难,要求别那么高,再拖下去真成高龄产妇了。”

一想到六七月份要做干爹,李君缘心里直犯嘀咕。

炜哥已经给了明确的回复,不是双胞胎就是龙凤胎。

李君缘没结婚,压根就没想到还有胎检这回事,敢情炜哥很早就知道自己媳妇肚子里会出大货。

“呵呵!你怎么想的?怎么说我们也亲密无间盖过同一张被子,就算不是男女朋友,也不应该把我往外推吧。”

“不想耽误你。”这是实话。

如果她跟着自己蹉跎几年,半辈子就过去了。

李君缘不限制身边女孩的社交,不代表就会放任她们随便跟其他男人吃饭逛街,如果柳稚颜不能自行参悟这点,两人之间没有继续发展的可能。

“我不信,男人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口是心非。你心里巴不得我天天缠着你,是不是?”

“随你怎么想,”感受到口袋振动,李君缘掏出手机,是文姐姐发来视频了,转头对柳稚颜说,“我去更衣室接电话。”

柳稚颜点头,不是第一次见他接女朋友的电话了。

她的心情很复杂。

正常情况下,一个男生如果想和女生暧昧,会极力隐藏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实,担心露馅。

偏偏李君缘丝毫不避讳在自己面前谈论他女朋友,说明他根本就没在乎自己。

当然,在认识时就知道他有女朋友。

柳稚颜心里明白,是自己在犯贱。

李君缘养猫就间接表明了拒绝,自己还使劲往上贴,不是犯贱是什么?

……

消耗完过剩的精力出来,已经是八点以后。

两人并肩朝小区大门走去。

“你女朋友不管你在外撩妹啊?”

一想起李君缘在健身房加那些新来妹纸的微信,柳稚颜就替他女朋友感到不值。

见过花心的,没见过这么放肆的,好歹自己还在旁边啊喂。

就不能收敛一点?

虽然没见过他带其中任何一个女生出去玩,但好友都加上了,想约还不简单。

“人家健身这么辛苦,我请喝奶茶奖励一下很过分吗?”

妹纸贡献积分,李君缘请她们喝奶茶,每人一个大额红包――两百元,这是新朋友专享。

已经认识过的,虽然薅不到积分了,李君缘也不会吝啬,只要她们将奶茶外卖单推送过来,就替她们埋单。

最近几天,健身房的奶茶几乎被李君缘包圆了。

至于男教练们,他们为了控制身材,应该不想喝奶茶的,李君缘就不管他们了。

“直接给她们点外卖不就行了,非要加好友?”柳稚颜咬着吸管,喝着最爱的筝筝纸鸢。

“你不懂。”

妹纸们那么热情要好友,李君缘不好拒绝,现在加上没关系,反正离开江城时都会删掉。

“我还不想管你呢!你要出门,家里的猫怎么办?总不可能让你表妹带去学校吧。如果你不想放在宠物医院托管,可以让我一个朋友帮你养几天,她是老猫奴了,家里养了六只猫。”

这个问题,在收养小黑时他就考虑过。

因为自己经常要各处飞,不可能将小黑带在身边。

送去琴岛给文姐姐作伴是最好的选择。

明珠花园的院子不大,但够一只小猫咪玩耍的了。

唯一担心的是,文姐姐经常工作到忘我的境界,说不定会将他的工具喵遗忘。

“已经有安排了。”李君缘停下脚步看着柳稚颜,“到门口了,回去吧。”

“不请我上去坐坐?”

李君缘耸耸肩,无所谓道:“你要是不怕过敏就跟上去,出了事,自己去医院。”

柳稚颜也不是没有上去过,只是每次进门就像一个雕像杵在门口鞋柜边上,生怕粘上一根猫毛。

“那我还是在下面等你吧,快点。”

柳稚颜抿嘴一笑,知道他洗完澡会下来遛猫,兴致来了还会陪大妈们跳广场舞。

看着李君缘上楼,柳稚颜独自站在单元楼门口,习惯性抬头数天上的星星。

过两天就是农历十五,所以今天的月色很皎洁。

严重的城市光污染加上明亮的月光,掩盖了天空大部分繁星,只是零星几颗光点散布在夜空,也不知道是星星还是远处公园有人在放风筝。

回想起小时候在农村的日子。

每次爸妈吵架,爸爸摔门离家后,她总是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一边数着星星,一边等爸爸回家。

只是每次都没有等到爸爸回来,她就先睡着了。

后来跟着妈妈去了继父家里。

陌生的环境中,那个逼仄幽暗的小房间里,天上的星光和月色,是她唯一的慰藉。

她晚上依靠在窗边,依旧数着星星等人归来,这次换成了妈妈。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

直到有一天,按时守约的妈妈变得和爸爸一样,在她睡着前也没有回来。

……

“喵~”

清脆的声音打断柳稚颜的回忆。

她吸了吸鼻子,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水,戴上口罩,回头笑着看李君缘走出单元楼,在他脚边是几乎寸步不离的小狸花。

李君缘奇怪的看了眼柳稚颜,自己今天没有得罪她吧?

在楼下悄悄抹眼泪是什么意思?

眼睛都哭红了。

“今晚的月色真美,不是吗?”

“喵~”

小黑替李君缘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凑在柳稚颜裤脚边嗅了嗅,吓得柳稚颜连连躲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